龔鵬程先生是我相當欣賞的一位學者。
他學識淵博、見識精闢,寫作的筆法更是鞭辟入裡。
批評有力用一針見血來形容的話,龔先生簡直刀刀見骨、殺人於無形。
今天拜讀了他的大作:「現代與反現代」直感心有戚戚焉......

我的碩士論文研究小說,小說重要嗎?
小說對前兩個世紀來說,就像電視一樣重要,不只重要,非常重要。
廣大的人民透過小說來娛樂,甚至被認為欲興一國之民,必先興其小說。
我國著名的文學家魯迅,就是看中小說的力量,才決定棄醫從筆,
他認為要拯救廣大的中國人民,必先導正人民的思想。

龔先生在他的序有提到,在現在的時代,「寫」已經沒什麼作用了,
也更不用提要對這個社會有什麼貢獻,
除了抒發自己的情感,也不用妄想能和讀者有怎樣的對談。
反正寫的人這樣寫,讀的人那樣讀,想的可能都不一樣,但未必沒有啟發。
講俗一點,那就亂寫吧,讀的人也亂讀吧,
對社會有啟發,不是筆者的功勞,對社會有負面,也不是筆者的罪過。

部落格寫了兩年多,也算是持續的在寫,寫作上也經過多次改變。
如今我的心態轉變也大約是如此,寫作是我與自己對話的一種方式,
要找到與自己才學背景相當的人對話,談何容易呢?
透過文字與自己聊天,倒也別具一番情致。

很多觀點我與大師是類似的,所以讀他的文章特別的過癮,
不過敝人才疏學淺,要評論到相當深度,那簡直是不可能。
龔老師這本書的內容就像部落格一番,就所見事情點綴批評,
其中有一篇批評李澤厚的文章,真是令人捏把冷汗。

李澤厚是大陸學者,近來廣受學界好評,
我在坊間書店看到李先生的書被印成一套套精裝,
又被評論者譽為近代美學大師,似乎不懂一點都不行了。
不過龔老師該文章就先否定大陸學者,認為在文革後大陸學者的水平尚未達到相當高的水準,
對於幾位廣受好評的學者都有了過譽的質疑,他個人相當不以為然。
他就拿李先生美學的著作挑出該作品前後不一致、斷章取義、以及邏輯上的謬誤部分,
相當不留情面。我想我若是李先生被人家這樣批評甚至寫書公諸於世,
我肯定會氣得跳腳或無地自容吧。

在學界,我最討厭看到客客氣氣的互相吹捧,尤其在研討會上隱惡揚善的批評,更是令人作嘔。
從小,就被教導要有說話的藝術,不過像龔老師這番犀利,倒是我始料未及,
尤其是這樣有身份、地位的學者,竟然可以這樣直言不諱,真為龔老師的人際關係捏把冷汗。

不過這樣,豈不過癮!學者就要有學者的風骨,
如果寫的文章都是不痛不癢,沒有新的見地,那不就打著自己的知名度浪費紙張,
要寫,就該有力道吧。

在學術上,我根本沒有足夠的素養,我也無權批評,
但是在學術外,自己要有符合自己的素養,要有自己的風骨,
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不該說、不該做的,也不能因循苟且,
不能為五斗米折腰,不能昧著良心信口雌黃,這就是風骨!

龔老師另外的作品「經典與現代生活」也不錯,漫談一些文學經典與現況,是廣播節目的內容。
他與張火慶老師合著「中國小說史論叢」也相當精采,是我看過類似作品中力度最強的。
龔老師也有自傳,(或許是受胡適影響)
一個27歲拿到國家文學博士,在教育界擔任系主任、所長,
在學術界精闢犀利的論調,我想是相當值得一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g300 的頭像
hang300

紀兆航租界

hang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