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整個八月份都在北京
足足一個月沒打球,這大概也是我打球生涯中少有的紀錄,
指套各小了一號,大拇指也瘦了好幾號。

重新出發,準度跟力道的掌控都不是很精細,不過球還是會打的。
回想來時路,當初打球,只不過就為了好玩,倒也沒有想過要從球上獲得什麼。
就因為好玩,就希望玩得更好,玩得更好就想知道自己可以玩到怎樣,
為了突破,開始學習相關的知識,不知不覺累積了很多保齡球的經驗,
本以為滿足了,可以放下了...
卻發覺登上了山,沒爬到山頂,總覺得有點遺憾。

不知道走到哪一步我才會想停手,不過...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等著我,
一直練球的進步終究有限,我開始思考老爸的話,
他說我打球很笨,只有小聰明,沒有大智慧。
會嗎?我懂的很多阿,運用這些技巧難道只是小聰明嗎?

我思考了一個月,沒錯,我真的缺乏智慧。
瓜哥說過我的練球量或許不到他的三分之一;
他想說的不是我聰明,而是我練球不足。
那天跟老爸去練球,隔壁恰巧是咬金哥在練球,
老爸就問了我一句:「你打的贏他嗎?」
我答:「打不贏。」老爸說:「我也覺得你打不贏。」

為什麼只是看練球,老爸就斷定我打不贏咬金哥呢?
老爸說他選擇的路線比我大很多,asobi就打死我了;
再加上他的動作比我穩,每一球的動作都很死...

是阿,這就是智慧。
什麼是保齡球的基本動作?
就是一成不變的演繹每一次的出手。
若比基本動作,我輸人家太多了。
靈活多變的手勢是我面對球道的個人技巧,
這樣的技巧不就是耍小聰明而放掉大智慧呢?
利用手部的微調來調整轉速、側旋與球速,這是我一貫的進攻方針,
所以需要極高的專注力才能夠完成六局的賽事。
那我有沒有慣用手勢呢?當然也有。我也有我的慣用路線,
但只能稱的上樣樣通,樣樣鬆,什麼路線我都會打,
卻也沒有哪條路線是我比人家準的,
仔細分析下,這大概也是我分數比較平均的原因之一吧。

九月份在台北的練球,很慶幸我的慣用手勢是沒有作用的,
我的慣用手勢無論是打中正還是打高手,都達不到理想的進球角度,
於是我不斷的變換手勢、球速,試圖找出最適搭配,
這大概也是少數我一個月都沒用自己拿手的手勢再打,
也因為如此,對於複雜的手勢我有更進一步的心得,
包括手腕翻轉的角度跟離手的時間,都與原本的習慣不同,
不過我本來就不認為可以用一套手勢打全部的球道,
在這樣的環境下,更要懂得自我要求練好打長油的手勢。

新的手勢就像是學習新的打法一樣,不再利用小聰明的調整方式,
例如多轉一點、球速打慢一點,
這樣的修正方式終究不夠準確,看看可不可以練成像變速器一樣,
切換齒輪的變速方式,是分段的。
這個月幾乎每週打三次球,那種出手的段位感越來越明顯,
有學到東西是很有意思的。

這個月開始改打VBP的球,為了要讓手勢能更靈活,我也調整了球孔的距離與角度。
也經由實戰讓我體會到一個觀念,球孔真的不需要統一,
我原本研究出來長掌距搭配大退分的球孔用來打慢道與spare真的是很舒服,
可以讓出手的時間縮短到一瞬間;可是用這樣的球孔要做翻轉則對於手的負擔偏大,
於是選擇讓手掌的筋肉更有彈性的設計,兩種球孔還是都可以配上不同的手勢,
不過一種拿起來就想轉、一種拿起來就想送,
剛好藉由球孔調整我的變速狀態,倒也是一種方式。

「送球」的技巧是我從澳門回來後努力追尋的,
對我來說,送球的技巧就是要讓球滑的更深才開始反應(詳閱前文),
當然送球也是可以分段的,我本來把這種技巧當作必要的。
不過被最近的球道修理的很慘,前天貿然嘗試使用不送球的打法來適應球道,
卻有著意外的驚喜表現,讓我想到阿利教練所言:
「運動場上沒有永遠正確的真理」

VBP的球真的很有趣,最近玩了Centaur-AMB系列(半人馬),他的第二重心是做在相反位置,
對我來說,應該也只是換湯不換藥的噱頭啦,不過實際打起來,球的貫穿力超乎想像。
紅馬(CENTAUR-AMB Solid)也就是阿寬先前拍過影片的那顆,據說在國外有個外號叫「85%」,
因為號稱適用百分之八十五的球道,聽起來真的相當吸引人。
實際打起來,路線的穩定性真的挺好的,進點的全倒率也很高,
唯一的缺點,球皮會咬手!我的大拇指沒用指棒,被球皮咬到彷彿臭火乾,
已經補好要打補球劑了,目前還懶得開。

另一顆金馬(CENTAUR-AMB (pearl))也超好玩,重油會打滑,沒油又送不出去,
不過當球道打到偏乾時,路線就很穩,而且進點幾乎就全倒,超驚人的擊瓶效果,
算是救援投手型的怪物。這顆我是借威爾斯的球來打,感覺跟Lane#1 supernova XP有點像。

目前在用的是黑色神劍(IMMORTAL-Pearl),也是USBC球心放寬後的產品,
擁有極大的扇型展開,油線展開的感覺跟SD-73很像,
不過這顆球是1500番亮面的,原廠設定是打中道,
打起來不會像重油的球一樣送不出去,又因為大展開,開始轉折後球的扭力很大,
加速性很好(引擎的扭力決定加速的力量,看電視學的。),也很會亂倒。
第一次打時不會打,抓不到球性;第二次打就打八車了,目前打四次,
有油時都很好打,但也非常怕乾,球道偏乾,球心一反應就咬死變笨,也很好玩。

VBP自稱不做性能類似的球,以我目前玩到的球來說,每顆球都算個性鮮明,
而且差異很大,若再拿出我的愛球綠鬼來說,那可真說的上是什麼鬼都有!

所謂的「練球」呢,又可以分兩方面。
一種應該算是練人打球,也就是我目前的階段,把動作練穩定,練手勢、練技巧、練出手,
把人的動作練的趨近一致,增加選手的力量、技術面。
另一種則真的是練球了,當然球本身不用練,而是練人去適應球性,去感受球的特性,
是尖尾、圓尾,球的加速性、自轉性、跟進瓶的效果與球的延伸。
這種練球的程度前提就是人要有一定的穩定性,
有了固定的基本功後,瞭解自己球的特性也是相當重要的。

練球方向不對,練了也是白練。所以自己不能再打傻球了,
要知道自己再練什麼。感謝台北的教練指點我的右腳,我相信點點滴滴都是有用的。

本月習得心法:

頭腦要活
招數要死
心思要細
心眼要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g300 的頭像
hang300

紀兆航租界

hang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arkbohn
  • 我也想學會長油的打法~~<br />
    目前冠源的油層為2008年男子世界盃的長油,才打一次就快要投降了~~
  • 我第一次打44呎也是傻眼<br />
    能不換手勢打各種球道<br />
    我想是安慰人的說法吧...:p

    hang300 於 2008/09/29 21:06 回覆

  • 6408066
  • 打球遇到狀況不同的話<br />
    為啥不換球和換進攻的路線就就好<br />
    不然打曲球的人買那麼多不同性質的球要做啥勒<br />
    除非那個人都買同性質的球同時鑽法都差不多<br />
    那樣的話就真的一顆不能打的話!其它的球就一起掛<br />
    而我請教過滿多的教練(包括以前曾經來台的現任MORICH的老闆兼球設計師Mo Pinel)<br />
    他們給我的建議都是換球和改變球的表面粗度最有效<br />
    他們也說必竟換手勢的話<br />
    作用跟上述的方法來比較的話<br />
    還比不上直接改變球的表面粗糙度來的直接有效果<br />
    而且我個人認為必竟我們沒有像pba選手那樣的功力深厚<br />
    變換我們不熟悉的出手方式!只會讓自己在比賽的不穩定因素增加罷了<br />
    況且我記的Mo Pinel也說過:球體反應不好的球!是打不出好成績的<br />
    這樣的說話我們的成績也會反應在其上!不會好到那去的<br />
    那還不如採取自己慣用的手勢打球<br />
    加上更換其適合球道的球來的分數穩定一些<br />
    以上是我的一些淺見~見笑了 也無意與它人爭論是或非<br />
    先在此說聲抱歉
  • 你說的很好 <br />
    所以我也決定認真回一篇<br />
    歡迎再一起討論

    hang300 於 2008/09/30 23:47 回覆

  • parkbohn
  • 我隔天就是改變了球的表面下去打,果然輕鬆多了~~<br />
    期間也有改變手勢來打,說是改變也只是修改了出手時候的手指鐘點方向,發現效果更好喔~~<br />
    改變球的表面簡單,如能輕易大幅度改變手勢還能固定那還真得是職業球員的料呢~~<br />
    只是這組平長油真的是太機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