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除了吃飯、打球外,幾乎沒再買東西的。
這次去高雄打公開賽,其實自己也知道就算打進去也是很勉強,
又燒了那麼多錢在打球,
於是心生一念,買雙籃球鞋吧!

偶爾還是會去投投籃的,自從上一雙Jordan自動粉碎後,都是穿慢跑鞋去打籃球的。
穿慢跑鞋打籃球,只能說是堪用,要做迅速的左右移動,真的對腳踝很危險。
(其實我根本也做不了「迅速」)

自從大怪獸買了籃球後,有經過我就會注意有沒有特價又喜歡的球鞋,
總算讓我等到啦,LeBron James五代,好看、好穿、又五折,
於是就買了下來,讓我這趟去高雄,總算還留有一樣紀念品,
不算船過水無痕啦。

這次公開賽的油層敏感,往往差之毫釐,就真的失之千里了,
孫兄看我打球也說我大概四球會掉一球,
這一掉球可能就回不來,就算摸到一號瓶,也幾乎沒有得僥倖。

他說的那個掉,不是真的掉,而是在拉力上稍微少了些,
他就質疑我怎麼會打成這樣,該不會是指套鬆掉了吧?
是的,我的指套不單老舊、而且本來就是鬆的,
當下就被罵了,花這麼多錢打這種大比賽,指套也不會換好再來打。

除了指力的誤差外,手腕的角度控制的也不好,
自己覺得是力量放盡,於是有點抓不住球。

四局開11支花的那場,我剛好跟兩個菲律賓的女子選手同道,
也因為如此,菲律賓的教練Johnson也看到我打球。
事後他說我太會掉球,是因為掌距太小,
也重新幫我測量了指孔的資料。

老實說關於我自己的球,真的就很不認真,
我這次帶下去的球當中,四顆有三種球孔,
一種是去年下半年設計的球孔,這種球孔是我掌距最大的設計,
先前超愛這種球孔的,打的順、拉的到、又好放,
可是後來拿這種球孔的球來打選拔賽,
卻發現打到下午,我的手就沒力,抓不住球......
於是按照理論,我調整了掌距,增加握力。

這也是第二種球孔,較小的掌距,打起來的確是輕鬆,
可是也讓手有更多的空間,要怎麼翻、怎麼轉都能出手,
雖然順,可是卻沒有上一種球孔打的好,
但是要打幾局幾乎都沒什麼問題。

隨著今年賽季的結束,我出國旅遊了一個月,回國後球孔對我來說都太大了,
再加上有需要幫別人開球的必要,我選擇複習一下,
按照鑽孔書上的建議開了公式球孔,
這也是第三種球孔。

可笑的是,第三種球孔我為自己量身打造的扁洞,卻在連續比賽之下,放不進去了,
這顆球也白帶了。

這些日子我也請過銓哥幫我設計球孔,雖然也是可以打,
可是畢竟打不出我自己要的手感,
那種感覺大概只有自己知道吧。

賽後,Johnson也幫我測量了球孔,他說我目前的用球掌距太小會掉球。(我的主攻球是第二種球孔)
問我有沒有帶鐵手,之後他就把菜單開出來了。
掌距5 1/8;5 1/4,大拇指退...0分!?
喔買尬,會不會跟我現在打的差太多阿,掌距也抓超大的,
他只給我一句話:「你手很軟」

我大概看懂了他測量掌距的方式,的確是比書上來的誇張的多,尤其對於手指長的人,誤差更是大。
至於前面兩指的角度,插分跟我原本設計的一模一樣,呵呵真是有意思。(我認為是挺特殊的)
至於大拇指,我倒是很擔心,總之,試看看再說,
要學習之前,總是要先放下自己心中的成見才行。

回家後,我翻看自己先前指孔的資料,Johnson量的掌距跟我第一種掌距誤差各1mm,
看來這次事件後,我對於這樣的掌距應該要更具有信心,
再來就是角度的問題了。

球孔的問題不斷的變動,其實也會造成訓練上的困擾,
塵埃落定後,就是怎麼訓練的問題了。

打網誌的過程,才開始思考,我不應該手指會受傷阿,
想了又想之後,才想到我受傷的原因,
該不會是當我放棄比賽後,就開始轉球,學外國選手打高轉速於是傷到,
想了一下,挖勒~應該是如此沒錯...
就覺得慚愧了...

至於先前都用較鬆指套,喜歡讓自己可以在出手的時間調整要帶的圈數,
在被這樣敏感的球道教訓下,才知道自己真的好傻好天真,
追求穩定的過程中,居然還給自己留下失誤的變數,
鬆的指套也會造成力量不夠時的掉球。

對我自己而言,或許我是個不錯的鑽孔師、也是個不錯的業餘球員,
但我想我應該是個很爛的教練,我不能冷靜的分析自己要的是什麼,
先前打選拔長局數會因為力道不足而掉球,
我沒有想過增強選手肌力的訓練,就單純的想用球孔來解決,
似乎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

最近一直被老爸嫌打的爛打的爛,被路人鐺。
聽了也煩,怎麼打個球也變的這麼複雜,
沒打進MASTER就是很爛喔?很爛又怎樣?

我常常想,戰敗遠比不敢出戰光榮,
比賽只是個檢視的機會,就像聯考,又有幾個人是都「準備好了」才去考,
難道考不上的人去考就是個錯誤嗎?
考上的人又真的都是全盤理解嗎?

打進MASTER的人也不是球球全倒,不會犯錯。
我常常在思考,怎麼打的更好,怎麼進步,
贏了別人、輸了別人又如何?
如果我四局1000分,沒打進Master也代表我輸了嗎?
如果只有六個人來選國手,而我當選了,就代表我贏了嗎?

輸贏是相對的,但自己的表現卻是一條永遠追不完的圓滿。
所有的曾經都可以放下,怎麼更進步,才是打下去的原動力。
路很遠,不見得走的到,但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付出的汗水跟辛勞,絕對不是用想像的人達到的了的境界。

俗話說:「有賭,不算輸」,在我離開之前,沒有輸贏,
有的只是繼續或放棄不玩的差別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g300 的頭像
hang300

紀兆航租界

hang3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6408066
  • 指距JOHNSON幫你設計有5英吋多..<br />
    你的手有大到那樣喔<br />
    會不會大到有點恐怖啊<br />
    雖然他說你的手很軟<br />
    但是我打過一樣是菲律賓教練那個伯夫斯的球<br />
    他的指距也差不多那樣大而以勒<br />
    而且他是阿兜啊手還真的滿大的<br />
    拍謝!一時看到你寫的有些震撼<br />
    所以問了這些話!不要見怪
  • 嗯~我的手在台灣人來說真的算大<br />
    加上有在打球 手的筋骨比較開<br />
    你看的沒錯 真的是五吋多<br />
    <br />
    柏夫斯先前也有幫冠源的球友量手<br />
    他的量法看起來跟我學的一樣 也就沒請他幫忙量了<br />
    <br />
    國內我看過指距還有基榮伯也是差不多這麼大 <br />
    不過最大的應該還是我...<br />
    <br />
    呵呵 掌距贏人家真是一點用也沒有...:p

    hang300 於 2008/11/10 23:11 回覆

  • 英銘
  • 加油加油~